中國傳統文化促進會楊麗麗會長代表本會

特聘請吳慎教授為高級顧問

吳慎簡介 醫學成果 夏大醫學 媒體報導 尋醫問藥 書法藝術

幼兒胎教

國際動態 實用問答

鑒於吳慎同志為弘揚中國傳統文化作出貢獻

楊麗麗會長代表本會特聘請美國夏威夷大學醫學院吳慎教授為中國傳統文化促進會高級顧問

简体字查阅    打印资料

吳慎教授與中華音療--國學哲理亦樂亦藥 國樂藝理五音八聲 國醫技理樂先藥後

聽著吳慎中國音療,我感到宛如身在診所被理療一樣。

    當我閉上眼睛專心聽著音樂時,我能感覺到好像吳教授就在身邊,為我進行理療。

    音樂使我放鬆,使人有飄起來的感覺。   

                                                          ∼心理醫師、婚姻家庭指導師 基妮.辜(Ginin W. Cucuel

        在受到主流醫學肯定之後,吳慎教授受聘為美國夏威夷醫學院教授,從事更深入的音樂醫療研究與教育推廣。有感於以一己之力所    能救的對象有限,吳教授決定以預防醫學的概念推廣「樂先藥後」的養生方法,讓一般人在中國音療的日常音樂養生理療,就能得到健康的身心。值得一提的是,身為五音理療創始者的吳慎教授,是一位精氣神十足的真醫家。

        他既通曉醫理,也懂得運用自身蓄積的精、氣、神,使生命産生抵抗力,增強免疫功能,擁有健康的體魄,並懂得將上古養生哲學與醫學結合實踐。不但能醫己,還可以用「樂先藥後」的上藥之法,聚精匯氣凝神的養護醫治他人。 

        由於吳慎教授學貫中西加之多年磨礪調養出氣足功深的真本領,因此由他親自編曲、演奏、錄製的中國音療《理療養生音樂》在每一樂篇每一個旋律中都凝聚著精粹陰陽起伏之哲理,音符高低之韻律,強化疏導之醫技,亦樂亦藥之文理,五音八聲之數理,五音 五侯之曆法,在星斗月移之時空單位中真正是尋找自然的連接天的無限譜的《生命之樂》,無論在旋律或聲波、音頻的振動能量,自然有著與眾不同的獨特功能。讓人在聆聽音樂時,就能彷彿感受到吳慎教授的親自理療一般, 達到調炁養神的最佳養生的效果。

 

亦樂亦藥 樂先藥後

        觀察現代的養生之道,目前人們大多只研究如何用吃的五種──酸、甜、苦、辣、辛食物來營養自己,只知道大吃大喝,用

高級營養與 大補,導致營養過盛而得病。也因為現代的營養學只懂得五種味覺方面的知識,所以大多數的人還不瞭解或者不相

信五音音樂的營養與醫療的重要作用遠大於其他營養和大補。我們可以從兩方面來瞭解「宮、商、角、徵、羽」五音是極其重

要的營養學之一。

        一是西方的科學研究認爲:通過聽覺神經可以影響人的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來調節增強人體五臟肌體的功能;

        二是東方八千年前就有了較科學的文物考證,史料《黃帝內經》與《史記》精闢所載:「始五音皆正音者──故音樂者,

所以動蕩血脈,通流精神而和正心。」東西方在音樂方面對人體的營養健康,醫療實效上均作出大量的科學根據,所以它遠

比五味的營養更有價值,五音音樂所能給予身體與心理的撫慰是任何五味營養無可比擬的

       吳慎教授自幼受祖籍商丘古文化傳統的影響,酷愛古文,習研古音律,鑽研哲學易理、內經醫家、山海經和曆

法等,受中華幾千年精粹的文化薰陶,繼承發展了祖先的「中樂療法」文化遺產,並將其帶入西方主流。

       為了證明失傳千年的中國音樂醫術確確實實存在過,吳慎教授遍覽古書查證,精讀各類醫書、頃半生精力,終

破譯了現存最古老的中醫寶典《黃帝內經》中「五音對五臟」和《易經》裡的五音八聲的醫療對應關係,以及

「藥」字的造字起源。「樂」字,上中部為「白」字,本音「鐘」。五行中白字為「金」,屬「商」音,對應人體

的「肺」臟,肺主「氣」,藏「魄」。「樂」字下部為「木」字,屬「角」音,對應人體的「肝」臟,肝主「血」,藏

「魂」。《黃帝內經》中明白講道:「魂魄和合,血氣元神旺盛,則心生神明。「樂」字,上部左右兩側合成「絲」

字,對應人體的「心」臟,屬「徵」音,是五行中的「火」。絲製的弦樂能撥動人的心弦,通人體的「心」經,修

復人的心臟,流通精神,人自然因病癒而喜,即是歡樂。

       因此「樂」字用於形容喜,是後世引申的喻意。若單從成字結構來看,即可判明「樂」與人體有關,而且關於

療疾病的樂器材料。「樂」字一音多意:一、「樂」字表達喜悅、高興、樂觀;二、「樂」字表達音樂旋律或樂

曲;三、「樂」字表達五音音樂相應五臟,有醫療和藥用。早期人類在以音樂治病的同時,開始慢慢發現草本植物

的五味亦可醫療五臟之疾,於是在「樂」字上加個草字頭,形成後世延用至今的「藥」字,這就是「藥」字的由

來。從「樂先藥後」的原理,吳慎教授研創並實踐了古樂的醫療文化──結合易經與哲學、養生與醫學、樂律與

數理、五行與五候、天文與曆法,以全方位的有機文化,造福人們的身心健康。

 

古樂應五臟

         根據《黃帝內經》所述,天有五音︰角徵宮商羽;地有五行︰木火土金水;人有五臟︰肝心脾肺腎。五臟所藏︰心藏神,

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腎藏志。吳慎認為,五音與五臟相應,是音樂治療疾病的重要原理。他強調,人是萬物之靈,音

是萬物之情。人和物都離不開音,音樂與天相通。他指出,音樂是調和性情不可缺少的。鼓的聲音,厚重高亢;鐘的聲音,

充實有力;磬的聲音,清脆明亮;塤、竽、笙的聲音,沈靜緩和;管的聲音,激昂粗獷;瑟的聲音,輕快溫良;琴的聲音,

溫柔優美......。在諸多樂器中,鼓如同天,塤如同地,磬如同水。他把這些音樂應用到治療領域,以「另類醫療」中的音

樂療法得到西方主流醫療體系的肯定,為中國音療做出了開拓性的嘗試和努力。在吳慎教授與芬格樂博士合作治癌的案例中,

中國音療在吳慎的理療過程中,可以給病人的痛苦帶來極大的緩釋,許多晚期癌症患者,在接受理療之時傾聽這樣的音樂,

病患主動要求停止注射止痛所用的嗎啡。許多病人不僅活了過來,而且身體的機能開始恢復。有些無法救治的病人,也在吳

慎的理療下,延長了生命直到沒有痛苦地去世。

         吳慎認為,許多病人是在與病魔長期博鬥的過程中,失去對生活的信心和生命的意識的。在為病人進行治療時,他用獨

創的中國音療,讓病人一邊戴耳機聆聽,一邊接受他的理療,除了在機體上疏通經脈、驅除體內病竈外,還通過精神方面的

鼓勵為病人帶來生命的喜悅和信心。由於,中國音療是吳慎授教走遍五嶽、窮畢生所學,為了救濟一切生命而全力創作、演

奏的理療養生音樂,因此除了氣足功深的音頻波動之外,音樂中特別能將吳慎教授悲天憫人的醫者之心傳遞給聆聽者,使人

藉由音樂就能感受到吳慎教授的精氣神。做為日常調理養生,中國音療實為不可多得的上樂。

 

木音(角聲

        木音為古簫竹笛等樂──入肝膽之經,主理肝臓、膽囊的健康。

     古簫竹笛的原始之聲,抒展、深遠、悠揚,飄逸若仙,高而不亢、低而不臃,連綿不斷,顯示古木帶來春天。

     木音代表東方蒼龍的音意,被稱爲祛災避凶的吉祥物。它象徵著強大健康向上。在古簫的原始旋律陰陽起伏之聲樂中,似

乎在召喚東方巨龍從大地上而緩緩的騰空而起,它應著角聲朝著太陽,奔向天空……

     以木所製做的樂器,如:木魚、古簫、竹笛的聲波能量可以進入肝、膽之經,疏肝瀝膽,保肝養目。根據《黃帝內經》醫

典理論:木音爲角,對應人體的肝、膽,清涼祛火。所以木音可以疏理肝火膽熱的淤疾,平和血壓、清血質,夜間休憩時有

助於安魂入神,對於容易疑神疑鬼、精神不安的人也有很好的理療效果;其他如夜晚受到驚嚇、盜汗,心中憂鬱等,也相當

有益。多聽木音,可以移轉性情、增強精神、安定魂魄、消除失眠,讓心身合一,重新找到原始平和的人性。

 

二、火音(徵聲

        火音為古琴小提琴等絲絃樂,入心經與小腸經,主理小腸和心臟的健康

     絲絃類的古琴之聲屬於火音。

     古琴奏鳴了遠古的回音,有轟然綿延的背景。音樂突出古琴的清朗感,悠揚舒緩,並逐步加快節奏。接著,出現打擊樂清

的叮咚聲,展現出長河落日的遠景。一陣過雁的翎聲由遠而近,由近而遠,風生水起,雲蒸霞蔚,表現出中國遠古文化長

河中優美的回音和片斷,令人發幽古之情。

     火是萬物的動力,代表心臟,有熱量,絲絃的聲音可撥動人的心絃。中醫寶典《黃帝內經》講:火音通心經,疏導小腸

經,心藏神—心主神明,絲音調理神志,疏導血脈,平穩血壓,疏通小腸,祛除毒傷。聆聽,火音可以調節心、小腸,處在

沈穩和諧的生理狀態之中。

 

土音(聲)

       土音為古塤、笙竽、葫蘆笙等樂,入脾經與胃經,主理脾胃的健康。

中國《東巴經》記載人類在遠古形成,提及:先有佳音,後有佳氣。

   《土音》的古塤從遙遠的夜空中而來,絲音小提琴聲,絲爲火,火爲靈,火生土,方位在南,隨絲音進入寧靜混沌的宇

空間。地球形成之後,先有各種聲音的形成。

     土音是萬物化生成形的母音動力。動植物由單一細胞生化形成代表新生命即將誕生,佳音在先而佳氣隨後推動著世間的

變遷,大自然的動植物蛻化著。緩緩地,森林深處似乎聽到侏羅紀時期各種蟲草生物的生命之聲;恐龍等原始動物生成,

在五行中蘊化,運動,生長,隨之萬物生成而繁衍。

      接著,塤聲配合著鼓聲(鼓聲爲革音,鼓動先天之真氣運化)。鼓聲表達了各種生物節律與動物的心臟跳動之聲,推動

著先天之氣,由單一細胞轉爲多元細胞的分化。一分爲二,二分爲四,四分爲八,直至過渡到原始人類……。

     十萬年前中國山西即有石塤出現,說明當時人類已經懂得使用石塤放鬆健康身心。土生萬物,通八方,通天通地──加上

下爲十方,都可以貫通。考古學家已經印證「原始先人吹塤、 群民圍構火而聽」的傳說,可知伏羲氏「造瑟塤調理百病」的

歷史傳說,應不虛假。依實證,古塤、 竽音、 葫蘆笙等土音,可以入脾胃,對脾胃有極佳的理療養生功能。

 

音(聲)

       金音為編鐘、磬、鑼等樂,入肺經與大腸經,主理肺腸的健康。

 《金音》的旋律和曲調,是根據易經五行八音的方位性和樂器對應人體五臟所演示而成。

 金屬、石製品的古樂器如:編鐘、磬、鑼鼓、鈴聲、長號、三角鐵等,發出的混厚清脆之聲爲金音。原古的歌聲

,從中國西部喜瑪拉雅山與黃土高原以及黃河中下游悠揚唱出華夏文明之樂,聲聲連綿不斷地廻盪在天地間,其

氣勢高昻、起伏委婉、震蕩心肺,幫助人們擴充肺腑,加大肺活量,吸呐大量的氧氣。科學家研究認爲:人們呼

吸量加深,肺活量充足氧氣增多負粒子會隨之增多,研究證實負離子可延續細胞活性功能,促進人體免疫力;再

者肺活量加大有助於體內氣血運行與代謝功能。

    金音旋律和曲調中選擇了編鐘、磬聲奏出中華炎黃文化氣勢磅礴的尊貴和威嚴,編鐘聲奏響了歷史頂盛時期的

輝煌時代。美妙的樂舞聲讚頌著天下太平,音樂表達了先輩創造文字、醫學、數學、哲學、曆法等高度智慧的文

明文化,教化人們心平氣和,積善事,調魂魄(醫典內經講:肝主血藏魂,肺主氣藏魄)行愛心,得神明。從而

達到強肺強魄,驅逐惡疾與後患,增強生命體質。

 

音(聲)

      水音為鼓、水聲等樂,入腎經與膀胱經,主理腎臟與膀胱的健康。

《水音》的旋律結合了地下泉水、溶洞水、小溪河水、百川匯合及海洋之聲。天降雨水,雷電交加,天雨爲水,

天雷爲火,水火相濟,交響聲隆隆,震盪宇空──水是單細胞過度到多種細胞必不可或缺的原始生命發展條件,

生物節律的形成和心臟跳動聲,有水、有植物,有爬行動物、脊椎動物,然後人類誕生而繁衍。水是萬物之本:

水主腎,是生命之根,腎氣蒸發,天地能量合成。水音代表生命之源。

   水聲的聲波能強壯腎臟功能,會刺激腎上腺分泌,有機物幫助泌尿系統代謝功能,可以疏導外排下腑疾患與

泄毒,從而平衡免疫系統,提高生命品質,這樣可以開發智力與志向,發展更高的生活理想。人在和諧的自然

之中,像仙人一樣享受每一秒美妙的時空。人們敲鑼打鼓,樂聲喧天,綜合了音樂的能量。軒轅鼓、宮廷鼓、

手鼓、大小鼓,鈴鼓,架子鼓、非洲鼓等十幾種鼓聲交替振盪,鼓聲振發先天腎臟之氣,能量延綿不斷,疏通

腎經,促使泌尿系統與性功能發達。金聲將人們帶到西北原始的空曠的天山,與美麗的大自然花草樹木和諧共

舞,不停地吸入蒼天賜予人們的清純氧氣。

    金生水,水多就能壯腎、旺肝,肝木和諧共鳴,水火濟濟相融,使心志通暢,歡樂體壯。

 

   

          樂曲由木音筒簫、火音二胡及小提琴合奏,主理肝血循環和心臟功能,提高體內免疫,調理身心優化臟腑

     吳慎教授以自然的心態譜寫的《真情》,目的在幫助人們親近大自然,感受和諧人生。

     人類生死主要由七情所主,影響終生。人們的性情或情緒所導致身體方面的好與壞及健康與否或病魔致死,主要因素都是

由情字而來,它對人們身心影響極為重要!《真情》使用古簫、二胡、小提琴三種樂器來表達世間人類母子之間慈母親情;

夫妻之間純潔愛情;師生之間互尊之情;醫師與患者救死扶傷之深情;朋友以誠相待的友情。沒有真情,就會使人煩惱不

安,身心挫傷,失去真元之氣。人們追求真理,真情為天賜。

   真情》這一樂曲委婉纏綿、蜿蜒起伏、優雅交柔,以交錯複雜的音律表達了世間人性的炎涼善惡。它可撫平幼年時期和

中年老年心靈深處的創傷;可減少在現代工作中與生活諸方面巨大的壓力,紓發感情、穩定情緒,提高人體免疫功能,使深

層腦細胞得以提煉昇華,增強體內精氣神,健壯生命體魄,改善情志與靈魂,可防止受名利、悲歡離合、生老病死糾纏的煩

亂心情,導致精神不安與病魔上身,避免因思想靈魂的損傷而影響了身體健康。《真情》的意念是淨化大自然,使其反樸

歸真,為人供真心、伴真情、養真氣、返真元(先天),而能獲真命;在身心凈化中尋找到自己的靈魂與身心的健康。因

此,樂曲在一音一韻間,清除和防止靈魂上的雜染;避免他人造成的心靈創傷。並深入的幫助聽者魂歸體內、神情還元,

直至走向健康人生。同時,這充滿陰陽起伏的旋律,也能陪伴人從黑暗的幽谷中逐步走向光明。

     醫典說:古簫為木音(八音為木、竹類樂器)入肝經、膽經,疏通肝膽之淤氣,可清肝利膽。二胡、小提琴為火音(八音

為絲弦類)入心經、小腸經,疏理氣血,按摩小腸,理療心臟與小腸,保持腸道蠕動及下焦氣暢通,保持健康。

 

來自喜馬拉雅山的天音

  《天音》的旋律給人的是一種飛翔的感覺,感覺如在空穀、在蒼穹、在碧霄、在白雲之間遨翔。渾厚的鐘聲奏鳴,宛如仙

鶴伴著霞光在飛翔,平穩安詳。優美的鋼琴曲,深情紓緩,彷彿是在承受巨大的痛苦和悲傷之後,得到解脫昇華至天堂的歡

樂之聲。在如此優美深情的樂音裡,洋溢著難以言喻的貞潔,令人回味、追思,生命歷程中的吉光片羽歷歷在目,人世間的

一切慾望、掙紮、悲愁、憂苦都已得到解脫,是如此輕鬆、灑脫,彷彿一片無憂的白雲自在飄飛。許多在哀傷中掙紮的人,

音樂中,流下了喜悅的淚水,這是一段讓靈魂得到安寧、重獲喜悅的音樂。

     喜馬拉雅山的雪峰在碧藍的天空的映襯下漸行漸遠,當生命的意識再一次穿越一片渾沌的世界時,遠處閃現出遼闊的大

地和青黛的遠山,充滿新生氣息﹗